• 智讯咨询专注工商财税服务、政府补贴项目代理申报、知识产权服务、企业认证服务:AAA企业信用认证服务,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.

我的位置:

大搜车姚军红:创业者一直在凝视深渊

作者:「智讯」

发表于:Mar 18, 2021

浏览:

  从最初的二手车辆寄售模式到转型二手车商SaaS服务平台,再到与蚂蚁金服合作推出新车交易和金融服务平台“弹个车”,大搜车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。但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,姚军红早已淡定,因为“创业者一直在凝视深渊”。

  “老姚”是外界给姚军红的亲切称呼。他能和脖子上挂大金链的车行老板们喝成一片。没和他接触前,人们常会以为这位“路子野”的创始人会散发出一身江湖气。但事实上,这位连续创业者柔声细语,谦逊温和。

  大搜车不是“老姚”的第一次创业。在此之前,他开过专卖机票的票务公司,本来一路顺风顺水却遭遇了“非典”,公司受到了巨大的打击;结束公司后他参与创办了神州租车,主管融资营销市场公关和车辆管理,进入汽车行业。

  2012年4月,神州租车暂缓上市进程,媒体猜测纷纷。不过在内部,大家清楚上市只是暂停。三个月后,华平投资到账神州租车那天,姚军红却出人意料地和陆正耀提了离职创立了大搜车,“再不出去干二手车就晚了”。

  从最初的二手车辆寄售模式到转型二手车商SaaS服务平台,再到与蚂蚁金服合作推出新车交易和金融服务平台“弹个车”,大搜车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,姚军红说:“创业者一直在凝视深渊。”

 

 

大搜车姚军红:创业者一直在凝视深渊

 

 

  以下为姚军红口述,经《中国企业家》整理编辑:

  2012年7月,华平投资到账神州租车那天,在电话里,我跟陆正耀说,我要走了,准备去干二手车。后来,我放弃了期权,拿着打了7折的股权离开。当时,神州已经在筹备上市了。

  为什么要这么坚决地出来做大搜车?其实有几个原因:

  首先,在做神州的时候,我得出一个答案,租车这个产品其实就是两张表或者两种运营,一个是资产运营,什么时候买,什么时候卖,这张表我叫它资产配置表;另一个是你用多少员工去服务你的顾客,我叫它人力资源配置表。

  第一张表全球差异能达到13%,这非常夸张,相当于一家公司的净利润比另一家多13个点。而第二张表,最大差距是5%。租车生意的底层是二手车,理论上讲,两者是同样的报表,我去干个20年,把二手车卖好了,把全球的租赁公司都改造一下,就能够赚钱。

  另外,出来创业也和我的性格有关。

  最早的时候,我创业是利益驱动,什么赚钱做什么。但后来也发现天天逼着赚钱,老是容易赚不到钱。2004年左右,我开始进入着眼看需求再考虑赚钱的阶段。当时我觉得一个企业的存在是因为社会需要,人们有需求。

  变化的契机是和阿里巴巴的接触有关。2013年,我和阿里巴巴的HR聊了很多,我开始反思一个企业和它的产品,以及社会责任感之间,到底是什么关系?

  我这个人不看书,这么多年我都养成不了看书的习惯,基本上除了教科书和武侠书以外,我看过的书特别少。如果一个问题出现了,我也不会去问别人要答案,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实际浪费了一次自己成长的机会。

  不过,我喜欢琢磨。如果遇到问题我会琢磨周边的知识,去学习,然后去解决它,解决它这类认知结构的问题。做大搜车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。很多时候,这些问题只有创业者才能相互理解。

  前两天,我同事给发了一篇文章,叫《创业者一直在凝望深渊》。外人会觉得你的公司很好,很风光。但实际,你的公司可能随时死,每个时候都有可能在悬崖边上。

  先摸地基再摸高

  刚创业时,我只是进入了二手车行业这栋大楼,我只有一点点想法,没有团队,没有PPT,遇到什么问题就开始琢磨往哪个方向不断迭代。

  我们做不同的业务的时候都会想,业务最底层的东西是什么?我把一个行业比喻成一栋楼,其实我们一脚踩进去,最初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要经历一个慢慢探底的过程。我总结为,先摸地基再摸高。把地基掀起来,占了之后再摸高,我到底能够盖10层,还是20层,这是一个摸高的过程。

  我刚进入行业的时候,把美国所有做二手车相关公司的业态做了分类。后来发现,类似B to C做网站招揽顾客或者B to B做拍卖类的公司都没跑到C轮。所以我还没有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。那么还剩下的,是结合互联网的线下零售店,也就是我们后来说的“新零售”。

  当时,我在北京做了一家门店,2万平方米,总共能放598台车。几个月时间,我们月交易量做到三四百台,实现了盈亏平衡。但整个市场处于卖方市场,门店很难做成连锁。

相关阅读: